【一线采访】厦门疫区外地人生活遭遇困窘

人气 1613

【大纪元2021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张玉洁采访报导)厦门市同安区是福建此波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大纪元记者近日从当地多位民众那里获悉,当地疫情严重,而官方则不作为,甚至在当地人口众多的外地人正遭受疫情和歧视双重压力所导致的民生问题。

厦门市9月22日的官方新闻发布会通告称,截至9月21日24时,厦门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94例,其中思明区9例、湖里区4例、海沧区8例、同安区173例。但是,因中共一贯隐瞒疫情,外界无从得知厦门市的真实确诊数据。

大纪元记者9月20日和21日从多位同安区居民那里获悉,同安区的真实疫情比官方报导的数字严重。来自同安区西柯镇潘涂村的刘东(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说:“四五百例都有了,它不报导啊,中国政府就是这样。”

同安重灾区 物资分配歧视外地人

目前,同安区的封控区域增至18个,居民被要求“足不出户”,企业和建设工地已被官方要求从19日0时开始停工,而当地物资分配出现乱象。

刘东9月21日晚间对大纪元记者表示,20日晚间已经发放了一批食品,但发放对象以本地人为主。他说:“20日当晚发完了一批,都发给厦门本地人了,有的发的是菜,有的发的是猪肉,有的发的是鸡蛋,但是很多(外地)人都没有见到,我是一个都没有见到。”

21日一段关于同安区物资分配的视频受到关注,视频中一位手拿扩音器的男子喊道:“外地人没有!外地人回去!”

这一视频的事发地点是同安区新民镇后宅里,目前无法确认喊话男子的身份。新民镇的两个区域于22日被升级为高风险地区。

刘东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新民镇也是以外来人口居多,“同安区都是重灾区,这样人为地造成歧视,在中国有这种做法,会让老百姓对政府寒心,这种歧视真是太可怕了。”

他透露,实际上,厦门是依靠外来人口发展起来的城市,同安区从一个渔村发展到如今有很多大企业,甚至有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外来人员对当地的工业和房地产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现在这样对待外来人员,心里非常不平。”他说。

厦门市统计局今年5月21日公布厦门人口普查结果的时候承认,外来人口净流入是厦门人口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厦门日报》随后发表文章说,40年来,厦门经济的发展主要是建立在依靠“人口红利”的基础上。

同安区的2020年常住人口为66.3万人,户籍人口40.39万人。根据福建省政府网站显示,同安区属于厦门经济圈,有若干个工业园区,还有京东、趣店、三安光电、宸鸿光电、中移动数据中心、金牌厨柜等大批境内外企业。

同安区医疗物资匮乏 外地人检测被“另眼相待”

大纪元记者9月20日从多位同安区居民那里获悉,外地人在核酸检测方面也被“另眼相待”——本地人和外地人被分开检测,在外地人多的地方,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严重不足,没有支援。

同安区西柯镇官浔村的杨华(化名)向记者透露,在外来人口居多的官浔村,有数万人做检测,但酒精、消毒液等医疗物资缺乏,医护人员没有人来换班,检测点少,村民到其它村做检测被赶回来。

她表示,厦门市整体都存在地区“歧视”问题,同安区整个区在厦门市就被忽视。她认为,这种差别性对待一方面是因为同安区的外来人员居多,另一方面是同安区在厦门属于农村地区,存在城乡差异。

她说:“厦门岛内和岛外都存在这种城内城外的(差异),同时也是因为这里的外来务工居多,比如同安有个埭头宿舍的隔离点儿,那里条件非常差,而厦门市里的隔离点都是酒店,但是埭头宿舍的隔离点是人家已经不住的房子,还要自己打扫卫生,什么都没有,是免费,但条件非常差。”

西柯镇潘涂村村民刘东对大纪元记者说:“外地人谁还愿意再去打工养活当地人,好像本地人有点儿歧视外地人,他们让本地人先排队先做(核酸检测)了,外地人就不服,然后就打起来了,第一天、第二天都有现场打起来(的情况)。”

厦门市同安区是疫情重灾区,外地人被曝遭到歧视。(微博截图)
厦门市同安区是疫情重灾区,外地人被曝遭到歧视。(微博截图)

物价飙升 外地人艰难 民:官方不作为

刘东透露,当地不仅分配物资歧视外地人,物价飙升也导致外地人生活受困。他说:“人为地划分本地人和外来人,民怨已经很大了,本地还哄抬物价,猪肉都涨到25元一斤(排骨40元一斤),之前也就是十一二元一斤,现在白菜18元一颗,物价越来越高。”

他表示,外地人是真正有困难的人群,“政府要是稍微把物价控制一下,那这些外来务工就不会去买高价菜,关键是送来的蔬菜都这么贵,物价再没人管,真是让人寒心,这样搞下去,政府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刘东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同安区很多本地人租房给外地人,所以疫情期间本地人可以有一定的收入,但外地人同时面临缴纳租金、工厂停工、物价上涨的困境,“外来的工人和老板都很困难。”

“厦门上个月刚涨了房租,(同安区)水电费加起来就得一千,菜价和肉价都涨了,一条鱼我买下来都47元,哪一次买菜不在两三百?”他说:“我原来工资七八千的工作停工了,现在一个月损失上万。那些一个月工资四五千的人,基本上这一个月就没钱了。”

“我们的想法就是赶紧疫情结束,就算结束了,那我们很多人都想回老家了,不愿在这个地方待了。”

他说,“同安区再扛两三个月,估计基本上所有的民营企业跟着会倒闭一大片。”

刘东透露,实际上在没有疫情的时候,经济就已经衰落了。他说:“像我们国家这个情况,我们都是口是心非说国家政策怎么好,实际上没有疫情的时候,已经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了。比如开一个厂子,表面看起来当一个老板好像很有面子,但是你看我身边的那些当老板的,真没多少钱。”“现在层层部门走下来,你不让他们赚钱,他们就不让你生存下来。”

“现在只能说老百姓心里看得很清楚,只是没有人去发声,像厦门这次疫情,它们(官方)什么都不管,就是场面做得很宏大呀。”刘东说,“我那天做核酸时,正好有医护人员来了,让我们鼓掌,表面上还拍照,搞得我们在那里像开什么会一样,让我们停下来鼓掌。”

他抱怨道:“我从10点排队,排到下午2点多钟,还要我们做这些,我说我不鼓,这种掌我鼓不起来,你们要做业绩,我打心里不想这样做。”

责任编辑:李穹 #◇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厦门疫情升级封城 波及鼓浪屿
【一线采访】厦门多家医院停诊 民间恐慌
【一线采访】厦门疫情比官方通报的严重
【一线采访】厦门疫情攀升 乱象多 物价涨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藏玄机
【拍案惊奇】习近平当局谈“东汉政变”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拉闸限电给谁看?
【横河观点】谁是孙力军政治团伙 料将被大清洗
【探索时分】航空母舰出云号 日本的航母之路
【财商天下】最后续命药 中共房地产税动真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